單親媽媽求生存被白嫖 勒戒期待新生活



36歲單親媽Kelly(化名),是典型情關難過、愛到卡慘死的女人。她15歲國中還沒畢業就先有後婚,然後經歷家暴離婚、下海養小孩…。午夜夢迴,她總跟回憶糾纏,認為是年少時錯誤的第一步,才讓自己深陷泥沼。


▲36歲Kelly(化名)小孩大的已經滿20。少女時期就結婚生子,令她走上哀怨奇情之路。


遠看Kelly,嬌小的她身材凹凸有致,她仍在鋼琴酒吧上班,穿著還滿講究。近看,臉上略有風霜,她叫我們猜年紀,差點脫口講出比她實際年齡大的歲數。單親媽固然辛苦,但Kelly臉上的憂鬱與滄桑主要來自看不開。


▲Kelly仍在鋼琴酒吧上班,穿著還頗講究。


少女生子 習慣性自殘

「去年那次上吊,是因為我前夫回來找我,他說要與我們重新開始,但只是騙局,他還是跟外面女人亂搞…。我受不了,跑到我們相識的小學,用浴袍的綁帶掛在樹上…。為了怕嚇到路人,我還打扮漂亮、戴了口罩。」Kelly回憶,再醒來時,她人已在醫院。


▲Kelly捧著大胸自爆,是被包養時期,花了15萬用鹽水袋隆成的E罩杯。


她手腕上也滿是自殘痕跡,估計是一不開心就往上劃。「我十五歲就懷孕生子,我前夫比我大一歲,是隔壁學校的學生。其實他們家來提親時,我已經發現他很愛玩,還帶女生回家睡,但我那時懷孕五個月,我媽說不好墮胎了,硬叫我嫁。」


▲她說自己的關卡是愛情。


小夫妻帶著小孩當然是吃苦當吃補,「他打零工賺錢,我們最窮時還曾住在人家廚房,用厚紙板鋪地當床睡。他去當兵,我要負擔家計,十八歲看報紙自己應徵去酒店上班。」


▲講到小學初戀的前夫去年又回來找她,Kelly忍不住掉淚,竟說自己還愛對方。


家暴離婚 金主遲射症

Kelly說,她當時只想到需要生活費,並不覺得去酒店上班特別委屈。她覺得委屈的是,前夫不只會家暴,還頻頻外遇。「他一不開心就會打我跟小孩,曾拿電風扇直接我往頭上砸。離婚後,兒子本來跟著他,女兒跟我。但兒子小三那年帶著滿身傷逃家躲到附近店家,店家幫忙報警後才知我前夫跟他當時女友動不動就踹打我兒子。這件事還上了報紙頭條。」


▲手腕上滿是自殘痕跡。


但人總有比較幸運的時期吧?Kelly覺得最安穩開心的一段日子,是她二十出頭被人包養的十年。

「其實我去酒店上班的的二天就碰到後來包養我的金主。他開珠寶店,大我十五幾歲。」Kelly自爆當時待的是有配S的制服酒店,他們當時做過愛、也聊過天,珠寶店老闆隔了幾天私下約她出來直接就談包養。


▲現在的Kelly已有消費能力,有憂鬱症的她也喜歡靠買解壓。


「他知道我要養兩個小孩,叫我先開個戶頭,然後就先匯了一百萬給我,真的是馬上就匯了。」Kelly被包養,本來只是場交易,但後來她卻真心愛上了對方。「他真的對我很好,栽培我跟小孩,讓我有機會去夜校唸完高中。也沒有什麼特殊性癖好,若要說比較難熬的,是他有遲射症。『那邊』比較不敏感,一做就要做兩小時才能射出來,每次都是做做停停,可能泡個澡、繼續看A片再做,很累。」


▲Kelly身材凹凸有致,她曾為養小孩直接接S。


小三難熬 第一名畢業

其實難熬的當然還有心理層面。「因為後來很愛他,所以愈來愈受不了他回家,但若只是回家也還好,幾年後我發現他還有別的紅粉知己,那次我又大崩潰了,直接吞了老鼠藥…。」


▲腰上刺青透露著些許Kelly的性格。


最後與金主徹底分開,Kelly說是她三十二歲那年第一名從夜校高中畢業,還當了畢業生代表要上台致詞,她希望金主來參加,但對方沒來。「十年其實就包養來說,他也算仁至義盡了,我也發現他對我早已淡了。我就帶小孩走了。」


▲Kelly其實還算年輕,卻常有媽媽桑的姿態。


離開金主後,Kelly又開始一連串悲劇,她說得落落長其中也有不可思議的遭遇,但我們發現都跟自身的偏執與選擇有關。「不知道該怎麼養小孩?」也許真的是壓力,但也好像變成她的藉口。


▲問Kelly最大心願是什麼,她說最希望能好好睡一覺。


「我在朋友的介紹下到piano bar上班,但一直喝酒也好累,喝醉了還有三P過。然後有一次去逛情趣用品店,那老闆跟我聊天發現我是八大行業,就問我願不願意直接接高價的S,我想都沒想就說好。」


▲Kelly常陷入若有所思的情緒裡。


慘被白嫖 勒戒新生活

高價的S是要玩SM。軟鞭、網襪、手銬、馬甲等配備由情趣用品店負責,Kelly當天只要人到指定的motel房間就好。「房間非常昏暗,根本無法看清楚那客人的臉,對方叫我先用大麻,我沒用過,吸一口只覺得暈…。然後他就叫我趴著,反綁我,玩一玩,又把我銬在床上…性交。事情結束後,他就先走了,因為情趣店老闆跟我說事後會有人接我並拿錢給我,但我一直等都沒人出現,我打電話給情趣店老闆電話也不通,後來我去他店找他,他竟然一副不知情的樣子…。」Kelly被白嫖了。


▲Kelly32歲拿到高中畢業證書,她雖然有很憂鬱的一面,但期間也努力想上進。


看得出來Kelly覺得自己一生情路坎坷可以拍電影,所以很想好好講出來。「我這麼多年來,幾乎沒有睡過好覺。」她長期服用安眠藥、酗酒,到後期甚至得求密醫幫打麻醉針才能入睡。她自己也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。


▲3P、SM、被白嫖在Kelly身上莫名其妙就發生。


「我前陣子有主動去醫院勒戒,戒麻醉藥。我小孩長期忍受我的狀況,其實也煩了,我也不想再影響他們…。」Kelly哭了又笑,然後陷入沈思。


▲Kelly這半年來生活、情緒已正常許多,她說很後悔自殺,希望能多點正能量。


想看開Kelly

年齡:36歲
身高:158公分 
體重:48公斤
三圍:32E、26、37
性對象:難數
深愛過的人:2個,前夫及包養她的金主
最後悔:自殺


撰文:楊筠 攝影:邱之嶔 攝影協力:王辰志 設計:謝培蓮
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magazine/relationship/20160219/35174388